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学生风采 > 社会实践 > 正文内容

网红、直播,流行潮流该怎么追?

作者:天空彩票与你同行 来源:http://www.dgjdx.com/ 更新日期:2018-10-23 浏览次数:
2016年最火的词大约就是网红与直播了,不论是生活还是企业经营,如果你不知道这个词都不好意思说你是混圈子的人,感觉整个人都比其他人low了几个层次。 2015年下半年某一天,与办公室的90后聊天,起先话题是我知道的B站和一些动漫二次元话题,紧接着他们给我普及了;李毅吧;等一些网络热门贴吧的草根文化崛起的运行模式,很快他们把话题转向了斗鱼直播、美女直播、还有papi酱,当时我这个85后就蒙圈了。于是为了不out,不被整个时代淘汰,我临时抱佛脚恶补了一下相关潮流知识。 笔者去科普了下,“网络红人”是指在现实或者网络生活中因为某个事件或者某个行为而被 网民 关注从而走红的人。他们的走红皆因为自身的某种特质在网络作用下被放大,与网民的 审美 、审丑、 娱乐 、刺激、偷窥、臆想以及看客等心理相契合,有意或无意间受到 网络世界 的 追捧 ,成为“网络红人”。 网络红人分成三代:一、文字时代的网络红人;二、图文时代的网络红人;三、视频时代的网络红人。“安妮宝贝”、“痞子蔡”、“南派三叔”等网络原创作者的兴起大多是靠文字安身立命。而芙蓉姐姐、凤姐、呛口小辣椒则是通过大胆出位的言语以及图片、搞怪作秀出名;而视频时代,papi酱、模特的火爆则已经衍变成文字语言加上视频综合的表达,一是技术的发展为网红们的成长提供的便利,同时后两者也离不开团队推手的精心策划和包装。 时间发展到了2016年,移动互联网直播技术的诞生,更是加速了网红经济的发展。一部手机、一个自拍杆就可以玩直播,这让更多的网红及运营团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冒出来,网红似乎从一种萌芽的状态走到了全面繁盛期,而且,网红的变现能力突然直线提升。 一代网红们靠实力征服了市场,但拿的也只是普通的版税报酬,二代网红们通过自己的人气提升获得曝光机会,月入几十万了不得,三代网红则是广告插播、投资机会满天飞。最近国内某媒体发布了一份《网红经济报告》,该报告表述,依据国家官方统计、网络门户及第三方机构等平台数据预计,2016年网络红人产业产值接近580亿元。这一市场估值,让更多的企业跃跃欲试。 据了解,目前进行网红直播的APP已超过200个,美妆网红随着米歇尔·潘的爆红而走入大众视野,其化妆视频点击量超过8亿次,年收入1.2亿美元。国内美妆达人纷纷效仿其走红方式,各直播平台也在网罗大批美妆类网红资源。 但当我进一步接触这些美妆网红时,剧情反转了。 虽然papi酱与美妆网红不是一个领域,但当我看到第三集时,就觉得没有新鲜感了。再看看那些对着屏幕卖萌嘟嘴、晒品牌包包的V脸大眼睛萝莉、女神,看多了,也让我全身出现不适感。后来,我有幸参加了一个美妆品牌的网红直播发布会,一众时尚、露沟露背的性感网红嘟着嘴在现场用手机直播,品牌方攒足了劲竞拍自己的限量版化妆品,网红打扮得个个像名媛,在手机前起哄,大肆夸赞品牌,那激情四射的兴奋令人咋舌。 我把我的感受反馈给90后小伙伴,他们反应不一,有的觉得看得很过瘾,也有人认为美妆网红直播就是个卖货平台,像一些微商。人们对“网红”的态度也因人而异,“哗众取宠”、“蓄意炒作”、“自由真实”、“直率个性”等不同的评价层出不穷。 与国外那些凭着自己的腔调或在艺术、时尚领域独特风格成就自己的网红不一样,“长得都差不多,偌大的眼睛、尖刀戳人的下巴、能夹死蚂蚁的双眼皮、奢侈包包等”是国内网红的标配。可能有人会说,我们还只是窥探到了一些没有影响力的网红“小巫”,如果是“范冰冰、baby”来直播肯定结果不一样。说得对,但是大牌如范冰冰者,是不会用这样的方式卖货的,而且他们的影响力也不是靠名牌包包和整容换来的。 我想表达的是,目前大多数的网红们,原创内容质量不高,尽管靠嘲讽、低俗、擦边球的方式让网红在短时间内吸引人眼球,但也容易成为“喧嚣中的泡沫”,美妆企业在依靠网红作为意见领袖推广品牌时,更应该考虑如何合理表达品牌的年轻潮流形象,不要过度消费品牌形象。 关于“流行”,有这么一个段子,当一位上流社会的太太在夸夸其谈:“流行的就是好的。”著名的钢琴家李斯特反驳道:“难道连流行感冒也是好的吗?”。香奈儿小姐也曾说:“流行稍纵即逝,惟经典永恒。” 网红、直播大行其道,我们该怎么去追?在互联网急速发展的时代,关注与被关注都来势汹汹,但这样的关注度能够维持多久却是一个没有人能够回答的问题。依靠网红营销的品牌,如何进行持久的内容生产,同时避免内容低俗化,如何维持持久的影响力,如何在保持个性的同时与主流价值观相契合,如何塑造品牌底蕴,这应该是每一个企业都应该好好思考的。 (责任编辑:dgjdx.com)
【字体: